主管/编印:广东省职业培训和技工教育协会 准印证号:(粤O)L0150145号
栏目导航信息
技能报 (1593)
--新闻 (664)
--心理 (44)
--花季 (114)
--创意 (69)
--就业 (139)
--视窗 (106)
--艺苑 (271)
--学习 (154)
本站公告
 本站是广东职业技能为全省技校师生阅读和沟通的互动平台。网站自开通以来得到了广大师生的好评及配合,在此我们表示衷心的感谢!为了进一步办好网站我们希望经常得到您们的批评和建议。
当前位置 : 技能报 >  艺苑 > 

一只陶花钵

API: RSS | RDF | ATOM

中山市工贸技工学校   蔡俊锋


  过完假期返校,窗台上往日荣茂的花草一派凋敝,经由大约一周时间的浇水,浅浅淡绿回来了。看着由暗灰转变翠绿的一番景象,我在心里无不赞叹一荣一枯周而复始尽皆如意。然而有一只花盆,由于一时没有找到换新的泥土,只好让它空着。空盆还是放在原来的位置上。花盆突然的倒空,在这窗台狭长的周遭反而漫生出开阔意景。

  不是每一只花盆都要填满土栽了花,才有它存在的意义;空置着也呈现美丽的景致。

  这是一只陶钵。

  直到有一天我无意间往窗外一瞥,才惊觉它依旧站在那儿。这一下子就是几个月过去了。在它旁边的小草甚至探着身子肆无忌惮伏倒下来,盖住了钵口。少说也有一季光景了,在这段时间里,有多少风雨袭来、有多少光风霁月掠过!陶钵静静地僵持着,站成了一道风景。

  不必说法国新古典派画家安格尔那幅著名油画《泉》中少女高高举着的陶罐,也不必说荷兰画家维米尔创作于1655-1660年间的《厨娘》中倒牛奶女仆手里的陶钵;它更不是盛放着十五支向日葵的那只著名的凡高陶罐。没有谁为了一睹陶钵的风采而来,没有谁估量着它或许应是价值连城的身价,它就和常常前来周遭玩耍的小蚂蚁一样渺小,甚少有给提起过。我也不知道陶花钵诞生于哪一个年头,来自于哪一座山头,出自于何人手作,又历经过多少坑坑洼洼车颠船簸,突然落在市井几经易手却完好无缺来到了我的窗台。

  只记得当初它也是给主人闲置花架之上,问过“能否让与我”时,我看着它质朴的素心泥土气息爱不释手。

  这是一只赤红色粗陶,身体的胸部处让一道优雅的曲线滑过,成了深浅的两个区域,然而色彩间的过渡是和谐的。在土红与暗红的边界隐约浮着淡淡一线迷雾,似白茫茫雾气让人暗生出无限暇想。走进这片赤红地带,仿佛来到了西部亚洲,站到阿拉伯高原往西眺望,眼前无边辽阔红海翻动波涛;又恍若置身霞光里撒哈拉沙漠,滚滚红尘望不尽边际。把眼光收住折回到这道雾一样曲线之上,我又听到午后空旷的爱琴海上空飘荡的萨克斯的舒缓。完美极了的釉彩,这绝不可能是制陶师傅刻意为之,这也是上帝神来之笔无意间画出的经典。

  粗陶的赤红,有着我家乡酽酽工夫茶那般色泽,清亮而且饱满。那道梦幻弧线,更像是韩江流域缓缓坡地塑出来的丘陵,在南中国海疆划过绵延无限。那片土红分明就是潮汕平原之上的红土地,那片暗红分明就是红壤坡地之上的深绿,说它是茶园、说它是蕉林都恰如其分。

  这是一只简约的、有着东方审美习惯造型的粗陶——阔口收脚,钵身高度与开口等大。往年我在里面栽过辣椒、栽过瓜蔓,都能或多或少有所收成;然而花盆的用途决不是栽种果蔬之类的俗物。我终于想明白这只陶钵了,我要在山野里移栽来芝兰,好让它盛着置于大雅之堂。这样该是物尽其用了。

<< 律诗的平仄 致烛炬之梦 >>
Copyright© gdzyjn-pcy & 广东技能报
广东职业技能 版权所有
编辑部地址:广州市东风中路437号越秀城市广场南塔1503号  邮政编码:510030
新闻热线:020-83565860 83517050 E-mail:gdzyjnb@vip.163.com